时九年

∥渣PS∥偶尔画些乱七八糟的东西∥偶尔写写东西∥
∥是条咸鱼∥
∥复健练习∥假装自己原来有手 ∥

山鬼

01.


山鬼,即山神。

自占一山,好不快活。


02.


柳岩看着家里的账册,叹了口气,他明年就要赴京赶考了,可如今却连一路上的盘缠都凑不齐全。

先前为了乡试和家里长辈的后事,村里的乡亲们都已经帮了他很大忙,现在却是不好再开口了。


寒风吹过纸糊的窗子,发出一种“喀拉喀拉”的声音,也打断了柳岩的愁绪。


这些天都在下雪,天黑的也早,此刻才刚到酉时,屋外已经是灰蒙蒙的一片,不能清晰视物了。

柳岩放下手中的笔,拢了拢身上的衣服,眉头皱得更深了。他担忧地看着自家这间小屋,也不知道是否能扛过这冰天雪地。原以为考上举人做个官老爷就能接济家里,谁知一场大病要去了家里长辈的性命。为了还债,他也失去师傅的举荐名额,以至于如今连赴考的盘缠都凑不齐。而除了读书,他竟不知还能做什么。


“罢罢罢,便当这是命吧……”柳岩对自己说,然而内心充满了不甘。


风雪声越来越大了,屋外暗沉的可怕,木屋随着这样的风雪,隐约传出摇晃的声音。听着这些在耳边喧嚣的声音,柳岩脸色都白了几分。也是此刻,屋里的油灯“啪”的一声灭了,屋里屋外的颜色瞬间融在一起。

柳岩哆嗦着手,点了好几次才将油灯点着。油灯点亮后,他就裹着被子守在油灯边,他现在不敢睡,就怕这一躺下,就再也醒不过来了。


风雪,不知疲倦地呼啸着。


03.


山鬼靠在树边,看着满地银白。


这一年的大雪是往日罕见的,山里的动物们有不少因此交代了性命,活下来的,也在一步步迈向死亡。

山鬼虽然法力不高,但也是个记录在案的神祗,所以在他居住地附近的动物倒是有一些勉强存活着。只是这大雪一日不停,这样的境况就不会从根本上改变。但操控气候这样的法术不是山鬼这一个级别的神可以学习的。


“白术,你说,这样的大雪还要下几天。”山鬼摸了摸白术身上的羽毛,“最近山里的小家伙们日子是真的越来越难过了啊。”

白术摇摇脑袋,蹭蹭他。


山鬼也没再说什么,只是一下下地抚摸着白术,用墨绿色的眼睛望着这一片大地,眼神有些空茫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
04.


柳岩第二天是被冻醒的,尽管前一天的晚上他一直在告诉自己不要睡过去,然而他的身体实在撑不住。

手指已经没了知觉,好像挂在他两边肩膀上的不是手臂而是木头一样。

柳岩缓缓地移动着僵硬的身子,升起了火。这本是间十分容易的事情,可他还是失败了很多次才点燃了木料。火光带来了些许温暖,柳岩也不顾火焰的危险,凑在火堆旁边,不时加点柴火。


一个时辰过去,柳岩才勉强掌控了身体的支配权。他活动活动筋骨,看着破窗外显露出来的满地银光,只觉满心都是绝望。他不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下他还能支持多久,但是从身体反馈给他的信息来看不会很久。

家里已经没有食物了,而这样的天气,就算他冒死出去找寻又能找到什么呢?

天要亡人啊……


就在柳岩沉浸在那些绝望的思绪中无可自拔的时候,一阵叩门声拉回了他的思绪。

这种天气居然还有人出来?!柳岩有些不可思议,随即又想到了那些民间广为流传的精怪传说,呼吸都有些困难。


叩门的声音还在继续,显然这是个很有耐心的“人”。

柳岩顺手拿起还燃着火的木材,缓步朝门口走去,嘴里还不住试探着。


但回话的却不是他所想象的娇媚女声。





我熬了一下午就是这么个玩意简直88888

话说今天把鬼灯补完了

下次补漫威相关_(:з」∠)_


一些注释:

山鬼:山鬼出自屈原的《九歌》【好像是吧- -

形象设定选择的是认为山鬼即山神这种


关于背景:

背景是架空古代,科举制采取的是明清时代的。

举人即乡试后的身份,可登官途。

进京赶考的是考会试,也就是乡试后一年,各地的举人奔赴京城。


关于时辰:

酉时:17:00-18:00

冬天暗的比较早,又是大雪天,而且好像古时候天黑的是比较早啦,所以时间选择了酉时。


_(:з」∠)_如果没记错就是这些了。

文章看我什么时候能撸完吧,估计根本不会有这天_(:з」∠)_

对了,CP:柳岩X山鬼【可逆^ ^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04是在听小灯泡时写下的,一边笑一边写这个我都快精分了888

下章见面




评论
热度(2)

© 时九年 | Powered by LOFTER